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06-12-01 韓國雜誌 Premiere 翻譯“朴贊郁是怎樣淋到雨的?”

本帖最後由 huhuhuhu 於 19-6-2010 18:27 編輯

雖然是06年的文章﹐ 但在雨大人拿了MTV大獎﹐ 在備受謠言惡意攻擊﹐ 在拍攝逃亡者的這個時候﹐ 讓我們再從溫他是怎樣走過來的吧。All the best to our beloved BI!

转自韩社 wwrain 翻译
Credit: Baidu Rain Bar为宝打退感冒

這是韓國雜誌《PREMIERE》裏的一篇文章,“朴贊郁是怎樣淋到雨的”,大概翻譯一下:

  
有一個舞跳的很好的名叫雨的歌手,

人們都以為雨只會跳舞,

但雨想成為鄭智薰,

他想演戲。

對雨來說,和鄭智薰是偶然的相遇,

對朴贊郁導演來說,和鄭智薰也是偶然的相遇。


李京熙作家差點有後腦勺子被擊中的感覺。她正在為連續劇《尚道,上學去》挑選男主角。起初只是想見上一面,就和李PD一起找到了位於青潭洞的JYP。雨的演技與眾不同。李作家說:“我先把劇本給了他,他從尚道這一人物中演繹出來的感性,讓人吃驚。新人演員中能讀懂劇本的人很多,但他們的表演不能讓人從心底引起共鳴,象機械一樣。但智薰不一樣。”雨演繹了主人公尚道思念初戀情人的場面。李作家被嚇了一跳:“他才剛剛21歲,但他的演技給人20歲後半期的感覺。”李作家當場改變了主意。原來和其他男演員已處在要簽訂合同的階段,但被她推翻了。“雖然覺得對不起,但沒有辦法”。  就這樣,KBS連續劇《尚道,上學去》的主人公決定由歌手雨來演繹。 這就是2003年夏天,DANCE歌手雨成為演員鄭智薰的瞬間。


雨,上學去

2003年春節,出道一年的歌手雨在春節特輯中成為主人公,劇名叫《雨,成為DISCO王》,這是以模仿2002年的《**,成為DISCO王》為內容的,是由一些會演戲的歌手聚在一起演出的微型劇,是SHOW節目中的一種,演完也就結束了。但鄭智薰卻在這裏闖了禍,JYP的趙理事說:大家一致誇讚他的演技實在是太好了。從那時起開始接到連續劇的出演提案。但大部分連續劇內容都一目了然,很多都是演DANCE歌手,鄭智薰依舊是DANCE歌手雨。《打》也是其中的一部,《打》差點成為鄭智薰的第一部作品,是會打架的舞者形象。但對於鄭智薰在說,《尚道,上學去》正在等著他。

《尚道,上學去》的李作家對鄭智薰感興趣不是因為《雨,成為DISCO王》。孔孝真出演《尚道》女主人公是早就決定好了的,她提出由鄭智薰來出演。李作家說:“我也聽說他演戲演的好,但對於歌手出身演員的偏見一直都存在。現在還好些,但當時歌手演戲,大家都沒有好感。”自從李作家和李PD決定由鄭智薰來出演主人公後,人們開始議論紛紛,輿論也認為因為沒有合適的演員才由鄭智薰來演,人們等著看笑話。李作家說:“劇組中也有反對的意見,因為演技沒有得到檢驗。連續劇中的尚道是27歲,是個孩子的父親,當時智薰只有21歲,太年輕了。大家都認為應該找20歲後半期的演員。這時,鄭智薰對李作家說:“我,真的有自信。”

鄭智薰為了塑造善良、粗糙、悲慘、不善言辭的尚道角色,看了200部DVD,讀了300篇漫畫書。JYP的趙理事說:“以前智薰就說過除了歌、舞,他對自己的演技也有信心,我們都以為他不過是說說而已,但沒想到他會做的那麼好。” 27歲的未婚父親尚道,他的很多特性都是鄭智薰先于劇本創造出的。2003年夏天快結束時,《尚道》開始拍攝。李作家對鄭智薰說:“你怎麼可以只做歌手?”


風雨武士

      雨跑了又跑,一直跑到山頂,在懸崖上,雨直立著伸出兩臂在咆哮,滑翔機上懸掛著的攝像機從空中拍下了這一切。2003年春,雨成為최 배달(主人公名),成為電影〈風武士〉主人公的雨生平第一次正式演戲。這和SHOW節目或是高中時的表演是截然不同的。2002年發表一輯後以雨這個名字成為歌手,但雨一直想表演。〈風武士〉對他來說正合適。有可能感情戲還比較生疏,최 배달不是一個細膩的人物,而是略顯粗糙。因為有動作戲,所以要求身體柔韌性要好,這一點雨正具備。〈風武士〉有可能成為雨的出道之作。2003年1月開始了模擬攝影,雨跑了又跑。

         但是事與願違,〈風武士〉只進行了模擬攝影便中斷了,原計劃從1月拍到5月,但過了3月也沒有開始拍攝。這期間,雨開始準備2輯,雖然已經小有名氣,但雨還是新人歌手,所以要趕快推出2輯。最终,雨沒能成為최 배달,雨的摸樣也沒能進入銀幕。雨放棄了與〈風武士〉的合約。到5月要結束2輯的準備。這瞬間,雨不是演員,只是歌手。

         想做卻沒做成的事不僅僅是〈風武士〉,還是高中生的鄭智薰曾加入“FANCLUB”唱歌跳舞。當時是HOT和젝스키스 正當紅時。 “FANCLUB”是夢想成為HOT和젝스키스的眾多組合中的一個。但當時有了HOT和젝스키스,其他組合無法生存,“FANCLUB”發了2張專輯,他們也努力過,但在鄭智薰上高中後就解散了。

       鄭智薰為成為雨做了3年準備。舞臺上的雨是華麗的,但自從2002年出道後,他幾乎沒有空閒地一直在跳舞。JYP的趙理事說:“不管是在舞臺上還是在SHOW節目、連續劇中,甚至在CF中都要求智薰跳舞,除此之外,沒人想挖掘他的另一面。為此,有一段時間很讓人傷腦筋。”鄭智薰想努力擺脫掉曾花費數億元打造出來的雨的形象也有這方面的原因。和舞臺上的雨相比,攝影機前的鄭智薰是赤裸的。雨是打造出來的,舞臺上的雨是華麗而帥氣的。但雨並不存在。雨終有停止的一天。事實上只有鄭智薰是存在的。雨為了成為鄭智薰在〈尚道〉劇中努力拼搏。 那時,正是歌手熱衷於表演的時候。唱片銷路不好,只做歌手,生活都成問題,當時電影和連續劇很熱銷,唱片公司也開始打造歌手演員。 JYP趙理事說:“他也可能成為其中的一員,答案不外乎只有一個,叫鄭智薰的演員能做到什麼程度是關鍵,演不好就會挨駡,如果做好了就會生存。”


親切的雨

    到了2005年冬季,朴導演正在進行〈親切的金子〉的後期錄音。如果是平常,他會使用位於京畿道羊水裏的錄音室,這次很偶然地用了青潭洞的錄音室。朴導演說:“當時,智薰來到了錄音室。智薰說是來打招呼並想參觀。以前我在較近處見到智薰是在電影大賞的典禮上,那時他在舞臺上跳舞,後來來到觀眾席邊。我坐在後面,透過縫隙看到他,再見面就是在錄音室裏。”

       鄭智薰和趙理事與李英愛的經理李代表相識。李英愛拍完〈親切的金子〉後,李代表正和朴導演在錄音室裏。鄭智薰和趙理事接到李代表的電話後來到了錄音室。鄭智薰說:“當時只是想打個招呼”。 朴導演說:“比起舞臺上的他,這次見到的智薰和孩子氣,這很特別。實際的摸樣和叫雨的歌手有很大不同。”恰好朴導演正在準備〈賽戀〉的劇本。朴導演和鄭智薰到附近的오 뎅바 去喝了一杯熱清酒,邊喝邊聊。朴導演感覺到智薰是一個非常平實的青年。鄭智薰後來在〈親切的金子〉試映會(?)時又見到了朴導演。那時,鄭智薰和電影人有了第一次深交。當時在場的有崔瑉植,還有宋康浩。決定一起合作就是這樣的偶然。出演〈尚道〉是一種偶然,在人際關係中總有偶然發生。

鄭智薰以前也見過一些電影導演,有姜제 규導演,還有奉准浩導演(?),和朴導演也是那樣。智薰說:“沒有誰先誰後,只是談到要拍〈賽戀〉,說起〈賽戀〉是一部很有意思的片子,然後就談到兩人合作的事。當時賽戀的劇本已經修改了15次。”樸導演說:“都記不清誰先談起電影,只是很自然地在聊天的間隙,我們就成了合作關係。”

  朴導演說:“我一直想找有智薰這種感覺的演員,就是沒有經過雕琢的全新的青年演員。僅僅如此。”智薰說:“我覺得朴導演並沒有其他想法。只是偶然,我們只是偶然相遇。”


是雨,也沒有關係

   聽說朴導演和鄭智薰要合作拍電影,人們開始議論紛紛。有人說是智薰先找到朴導演,請求朴導演讓他出演,因為雨想成為世界明星,所以他想和朴導演合作。不久前拍攝的〈死愛〉收視和評價都一般,必須保持拍〈浪漫滿屋〉帶來的人氣等等,評價的人自認為很有邏輯性。 鄭智薰說:“絕對沒有為了懇求出演而去找朴導演,有些人認為我為了出演角色而去糾纏導演,事實不是這樣的。剛開始見面時,連他正在準備什麼電影都不知道。” 不知什麼時候那些議論就象被下了定論一樣,這和當初拍〈尚道〉時是一樣的。唱片市場沒落,歌手們紛紛改行做演員,這時鄭智薰出演了尚道,人們都說雨轉行是為了賺錢。但〈尚道〉的李編劇卻從鄭智薰身上發現了另一面,李編劇說:“拍了幾集後我突然意識到,智薰不是用腦子而是在用心去表演的人,認識到這一點的瞬間,我對鄭智薰肅然起敬。”

  在〈賽戀〉拍攝現場,朴導演也從鄭智薰身上感受到了這一點。智薰曾對朴導演說:不需要高票房,也不需要什麼男主角獎,能被承認是個好演員就心滿意足了。朴導演說:“以前見到舞臺上的智薰就感覺有表演性,跳舞時就象出演一個角色,就象一個演員。”但在拍攝現場,智薰和朴導演期待的還是有些不同。朴導演是想像著20歲的綠蔥蔥的青年,選智薰為〈賽戀〉的男主角的。“他象一個小大人,在攝影機前很活潑,但在攝影現場就很沉穩。雖然熟識之後也很調皮。。。。。相反,比起智薰,崔瑉植前輩在現場更象個頑童。”林秀晶在〈賽戀〉中扮演一位相信自己是機器人的少女,拍攝現場流傳著朴導演更喜歡林秀晶的說法,林說:“所以智薰經常假裝撅嘴,因為朴導演只喜歡女演員。” 朴導演說:“那是從崔瑉植前輩那兒學來的,原來就有性差別嘛。。。潛意識裏會忽視男性。當然這都是開玩笑。 所以我就假裝更喜歡秀晶,然後看著智薰有點遺憾的樣子,覺得更有意思。我們總是這樣開玩笑。。。”智薰也是裝出很惆悵的樣子,但他還是一刻不閑地站在鏡頭旁觀察自己的演技。〈賽戀〉不是一部容易的片子。JYP趙理事說:“實際上剛接到劇本的時候,不知道劇本在講什麼,是講精神病院裏2個異常的孩子。。。只因為是朴導演才決定出演。”朴導演說:“說實話不太好分析這2個人物,如果用正常的思維去理解一順和英君太難了。因為是很荒謬的電影。 甚至智薰和秀晶到現在可能也有沒能完全理解的角落。 雖然是這樣, 表演有時不用理解,有感性即可。智薰和秀晶的感覺很好。” 智薰說:“演著〈賽戀〉,我又回過頭看了看我以前的表演,發現完全不同。才明白,演技原來是這樣的。。”


有關鄭智薰

      2006年2月2日,雨在紐約麥迪森廣場進行了演唱會。做為韓國歌手,在這個地方,這種規模的演唱會還是第一次。演唱會場人數超過萬人。〈紐約TIME〉以“THE AMBASADOR”為題對這次公演給了很高評價,這是一位體會到韓流的記者。在韓國反響也很大,都認為雨會立即進入美國市場,也有一些人借機想貶低雨的公演。 雨被〈TIME〉選為2006年有影響力的百人後更是引起轟動,開始聽到世界明星的稱呼。 但JYP的趙理事說:“這只不過是輿論造出來的虛名,智薰和我們都很清楚,在紐約麥迪森廣場的公演只是SHOWCASE性質的演出,只是想讓大家知道有雨這麼一個人物。不能把它作為成功而大張旗鼓地宣揚。我們應該在別人失去熱情之前讓自己先冷靜下來。”智薰說:“入選TIME百人之後真的很高興。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12月開始的世界巡演,怎樣把身體維持好,堅持到最後很讓人擔心。” 趙理事說:“這幾天,智薰一天到晚在練習唱歌,練習跳舞。智薰一有什麼事情就會不睡覺。”   和智薰合作過〈尚道〉和〈死愛〉的李編劇這樣說:“〈死愛〉沒能得到好的評價,作為編劇,我的心理承受了很大壓力,也受到了很大傷害。當時,智薰在我身邊給了我力量。如果連續劇得不到好評,一般演員和編劇的關係就會惡化。但智薰直到現在,一有空閒就會給我打電話,還和我談起拍戲時的故事。在通話中,智薰經常會來一句:老師,我現在在流鼻血。”

        朴導演說:“拍電影時才知道智薰真的遭了很多罪,從外表看雖然很明朗,清澈,但他也有悲傷、黑暗的角落,現在他能堂堂正正地說出幼時的痛苦,沒有眼淚,像是在述說別人的事情。正因為有那樣的經歷,智薰看起來象個小大人。” 林秀晶說:“智薰的精力太充沛了。有時看著舞臺上的智薰和攝像機前的智薰我都會感到疑惑:能完成這些工作的力量到底來自何方?   感性也與眾不同。他不會休息。”  趙理事說:“也許是因為曾有過挫折,智薰從不想到要休息。因為他很早就知道,不管什麼事情都來之不易。林秀晶感歎的那種精力也許就是來源於此吧?”   李編劇自從2003年初次見到智薰,在他身邊關注他已經快4年了,李編劇說:“智薰的母親去世較早,聽說是因為沒錢醫治。 智薰曾因為肚子餓,把生拉麵掰開吃掉,所以直到現在智薰從不亂花1分錢,他說花錢時總會想起媽媽。  智薰把這些想法都轉化成為動力,他的精力來自這裏。我想他正是因為這樣才不願意休息。。。”

      現在他既是雨也是鄭智薰。過去的5年,“FANCLUB”成就了DANCE歌手雨, 雨成為連續劇演員鄭智薰,鄭智薰重新成為世界明星雨,雨又成為電影演員鄭智薰。做為雨,做為鄭智薰,他片刻不停地一路跑來。   朴導演說:“歌手雨,演員鄭智薰,因為是他,他會把這兩件都做好。 不必要非要選擇一項,因為他有那個能力。在〈賽戀〉拍攝現場,他表現出來的熱情讓我們都感歎:他的精力到底來自哪里?   〈賽戀〉中也包含著鄭智薰的這種力量。”

       窗外,在不停地下著雨。。。。。。。。。。


     記者:신기 주
I read this article before.....I was touched.  
Rain never stop......he keeps working towards his goal.
好感人又真誠的一篇文章.
看完後,更加愛錫(鄭智薰)
永遠都會支持你!!!!!!!!
BI SSI 在我們眼中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實力派, 所以得到不少名人給他機會, 而他亦沒令人失望, 這就是他成功的因素
返回列表